当前位置:主页 > 探索 > 科学 > 正文

惠州创新九问:加快建孵化器 推进机器换人

未知 2019-10-17 15:13

  改革不止,创新不息。党的十八大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惠州将这一战略当作尽快进入珠三角第二梯队的重要支撑,并围绕创新驱动提出六大行动。

  今年7月下旬开始,《南方日报惠州观察》围绕惠州创新驱动的主题,推出创新九问系列报道,针对创新平台、专业镇、原始创新能力、孵化链条、集成创新能力、政府扶持、企业技改、云博会、产学研合作9个方面进行了深度报道。

  8月11日,在惠州市委十届八次全会期间,南方日报这组系列报道引发与会人士的热议,并从各自的角度作出回应。

  关键词:孵化器

  打造孵化器优秀运营团队

  针对孵化器建设的话题,此次市委全会上,多位与会人士表示,除了要继续大力建设孵化器以外,也要打造优秀的运营团队,整合各类服务资源。

  谈到科技企业孵化器时,市长麦教猛表现出一丝忧虑。他说,惠州目前为止只有4家孵化器,而东莞有几十家,差距非常明显。惠州的在孵企业只有约300家,这个数字和前沿城市的相比,还有很大的差距。他要求,除了仲恺区和大亚湾区以外,其他各县区也要加快孵化器的建设力度。

  据了解,目前仲恺高新区的孵化器面积达30万平方米,另有20万平方米在建。到今年底,争取建成50万平方米的孵化面积。孵化器的场所建立起来之后,如何引进运营团队?如何整合服务资源?

  对此,仲恺区委书记钟一尔表示,该区早已考虑到这些问题的重要性。比如,在去年推出的恺炬创新行动计划中,就包括了整个创新体系的建设规划,包括科技创新体系的管理人才、创新团队要达到多少、引进多少服务机构等,这些都有具体的目标。在接下来的工作中,会一一落实到位。

  钟一尔介绍,仲恺区的第一个国家级孵化器从认定到现在已有5年,现在已经形成了优秀的服务团队,包括政府、企业、民营机构等各个层次的管理团队。民营孵化器的运营确实可能存在经验的问题,但该区已有一批好的团队,可以通过以老带新等多种方式交流学习。同时,该区正在计划成立区级的孵化器协会,这也可以促进各运营团队能力的提升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仲恺区已经有一批金融机构对创新创业的团队和企业进行支撑,包括天使基金、私募基金等,可以为进入孵化器的企业进行全生命周期的服务。

  仲恺区管委会主任杨鹏飞说,如果把眼光放到全国来看,惠州的孵化器和孵化面积是很不够的。仲恺区正在加大力度建设孵化器,尤其是民营孵化器。

  讲到服务资源时,杨鹏飞介绍,这几年该区进一步完善科技创新服务体系,包括科技和金融的结合,从天使到风投到创投到PE(私募基金),涵盖了整个创业风险投资的链条,以及企业全生命周期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。此外,在整合服务资源方面,该区还对公共服务、公共检测平台、中介平台等进行了完善。今年上半年,仲恺区获得了科技部的国家科技创新服务体系建设试点单位的认定。

  关键词:产学研

  产学研合作要改变高校评价体系

  惠州缺乏高校资源和科研机构,在产学研合作过程中,如何解决这方面的短板?中山大学惠州研究院院长纪红兵认为,关键要改变高校的评价体系。

  目前,惠州只有惠州学院一所高等院校,在产学研方面除与该校合作之外,还与省内外及国外多所院校有合作。如何解决产学研的瓶颈问题,解决企业技术难题、实现科研成果产业化?

  纪红兵认为,当前最需要做的就是改变高校的评价体系。如果高校还是以发论文为主,这对于产学研来说是非常不利的。改变这个体系包括诸多方面,比如职称评定这一项。同时,高校拥有技术的人员,也不要把技术看得太重。因为除了技术之外,一个产品到最后的产业化需要走的历程太长,有很多是学校之外的力量完成的。

  另外,他认为,政府和学校都要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。从惠州的现状来说,它搞产学研的内部动力是不够的,只能向外要资源。当前必须打造良好的软硬件环境,包括城市环境、就业环境、教育资源等,这是一个大的系统。

  仲恺区管委会主任杨鹏飞也持有类似观点。他认为,政府应该按照市场原则来推动创新驱动发展。过多地进入到企业内部的创新活动中去,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。政府的工作主要还是营造环境,扶持服务企业,特别是要把有限的资源真正用在刀刃上。

  关键词:企业技改

  卖装备比卖产品更赚钱

  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背景下,如何推动工业转型升级,已成为摆在各地政府面前的一道考题。

  惠州要实现创新发展,必须要有创新抓手,在此之中,工业技改就是一大抓手。王胜说,机器换人是工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方向,惠州在工业转型升级方面有了一定的进展。

  今年前5月,惠州工业技术改造的投入是142亿元,占了广东工业技术改造投资的17%,在全省排第一,而在这142亿元的工业技术改造当中,大部分是对工业生产设备和自动化的改造。

  不过,王胜坦言,工业技改并不是企业创新发展的全部。

  在对企业技改的工作调查了解中,他发现,那些卖技改装备的企业要比卖产品的企业更有发展前景,生产装备的附加值也比生产产品更高。

  发展装备制造业,在实现自我转型的同时,还能帮助别的企业转型。王胜表示,惠州在先进装备制造业方面有较好基础,提供的技术设备有利于企业进行自动化改造,未来可以重点推进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,大力发展高新技术关键装备制造产业。

  要实现创新发展,就要摆脱过去要素发展的模式,就这一点来说,前不久去以色列的访问经历让我感触很深。王胜透露,由于以色列资源匮乏、市场狭小,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,以色列政府就开始大力引导全民创新,形成了政府、创投、企业家各司其职的创新体系和完整的产业链。

  眼下,我国也进入到了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双创时代,然而,现实情况是,目前我国大部分孵化器尚未形成有效的盈利模式和明确的退出机制,不论是对标国外成熟模式,还是针对中国实际情况的创新模式,都缺乏足够的市场检验。

  相较而言,以色列的创新体系则更为系统,可操作性更强。如政府基金会与商业基金同时投资创业公司,如果公司增值,政府便把股份低价出让给商业基金,等于为商业基金分担了风险,增强了风投积极性。

  因此,王胜认为,以色列能够不靠要素发展得很好,而拥有丰富要素资源的惠州也可以从中吸取成功经验。

  这样的话题延伸到招商引资工作上,就是不能老想着从外面移栽大树,而不想着自己培育树苗,但大树就这么多,连深山老林里的都移得差不多了,怎么办?只能靠自我创新!王胜表示。

标签